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教育培訓合同中欺詐行為的認定

——合肥中院判決王某某訴蔡某某等教育培訓合同糾紛案

日期:2021-09-16    作者:辦公室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裁判要旨

  教育培訓機構的負責人以招攬學生為目的,在社交平臺發布教育培訓機構的教學規模、師資力量、培訓成果等虛假情況,微信聊天時向當事人通告其子女在教育培訓機構的虛假信息,足以使當事人產生信任,誘使當事人作出錯誤意思表示,與其建立教育培訓合同關系的,可以認定教育培訓機構負責人的行為構成欺詐。受欺詐人要求行使撤銷權,撤銷教育培訓合同的,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

  【案情】

  蔡某某租用合肥市區某地作為教學場所,進行寄宿式一對一輔導。2019年7月至12月期間,王某某之子陸續在該處接受輔導,王某某為此支付費用42萬余元。12月21日,王某某報警稱,蔡某某等人虛構事實,騙取王某某學費。12月22日,蔡某某向王某某退費14.8萬余元。王某某提供的微信記錄顯示,蔡某某微信頭像為“煉石書院”,其先后在微信朋友圈以發布新年致辭等方式,發布該書院聚集上千名海內外博士、教授,全封閉式在學弟子1542名,多名弟子考入清華大學、100%考入985,該書院擁有一個總院、三所分院等信息。王某某與蔡某某之間的部分微信聊天記錄有:蔡某某:“對,財務計算優惠后的費用,相當于其他家長應交費用的80%左右。”“浩然(王某某之子)進步很大,和以前相比,像是換了一個孩子,數學的學科思維培養,初見成效。”“浩然的英語學科由杭州分院副院長親自擔任導師。”等。另查明,王某某經其同學介紹與蔡某某認識,其同學通過案外人陳某結識蔡某某,因其同學相信陳某,進而相信蔡某某。蔡某某所稱“煉石書院”除案涉教學場所招錄3名學生外,沒有其他教學點和學生。輔導“導師”中,除個別人具有教師資格證外,其他人員均為在讀碩士或本科生。現王某某訴請撤銷教育培訓合同,返還培訓費。

  【裁判】

  安徽省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蔡某某一系列行為及陳述屬于故意告知王某某虛假情況,足以誤導王某某,使其陷于錯誤認識并做出錯誤意思表示,可以認定為欺詐。遂判決,撤銷王某某與蔡某某之間的教育培訓合同,蔡某某退還王某某相應培訓費。

  宣判后,王某某、蔡某某均不服,提出上訴。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蔡某某在其微信朋友圈中發布虛假信息,與相對方溝通過程中亦虛構不真實的事實,在合同簽訂及履行過程中均存在欺詐行為,造成相對方的誤解,其行為構成欺詐。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蔡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欺詐,案涉合同應否撤銷。

  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一方以欺詐手段,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受欺詐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撤銷。依據該規定,當事人因欺詐而產生撤銷權的前提是,相對方實施了足以使其相信的欺詐行為,致使其做出相應的錯誤意思表示。通常情況下,欺詐行為是針對特定人的,但教育培訓合同則是針對家長群體。由于家長對子女提高學習成績的迫切心理,其理性程度、對事情的識別度、判斷力相對較低,容易相信他人以致受騙。因此,在該類合同中,除直接針對合同主體即家長實施的行為外,教育培訓機構對外其他行為是否構成欺詐,也應當結合其行為目的、行為語境等進行判定,只要其主觀上具有攬招學生、與他人簽訂培訓合同的目的,客觀上虛構事實,即應認定構成欺詐。具體而言,下列行為均應認定為欺詐行為:

  一是通過比較有影響的人擴散虛假消息。教育培訓合同中,類似熟人介紹的情況屢見不鮮,相較于由自己發現某個優秀老師或某個優秀的教育機構,很多家長傾向于通過身邊熟悉的人,特別是通過比較信任的、尊敬的人去了解。在這個環節,教育培訓機構的欺詐行為相對比較隱蔽。在本案中,蔡某某主動聯系案外人陳某,假稱其在合肥、江蘇蘇州等地開辦“煉石書院”,有幾十名學生考上清華大學等,使得陳某信以為真,并將其情況介紹給他人,而他人基于對陳某的信任,相信了蔡某某。

  二是在公共社交平臺上發布與教育培訓相關的虛假情況。自媒體時代,通過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臺發布信息極為常見,朋友圈的強大功能足以使信息呈幾何狀傳播,在朋友圈內發布信息無異于做廣告,其影響面不言而喻。本案中,蔡某某將微信頭像設為“煉石書院”,在朋友圈發布新年致辭,以“煉石書院”戰略委員會等名義向社會公開發布征集學校外觀整體色差規劃方案,稱“煉石書院總院位于蘇州,三個直屬分院分別位于江蘇無錫、浙江杭州、長興”等等。而現實情況是,該書院除案涉教學場所及3名學生外,沒有其他教學點和學生。蔡某某朋友圈內發布的信息嚴重失實。

  三是向學生家長傳遞學生在培訓機構的虛假正面信息。鑒于教育培訓的特殊性,學生在培訓機構的情況往往只有培訓機構的老師知曉,且家長對老師往往具有信任感,更容易相信老師反饋的情況。教育培訓具有長期性的特點,并非一次性交易,機構反饋的信息通常是家長決定是否維持培訓合同關系的重要考量因素。本案中,蔡某某先后向王某某編造其子在校培訓的虛假情況使其信以為真,使其將孩子長時間留在蔡某某的培訓機構內學習。

  本案案號:(2020)皖0191民初2849號,(2020)皖01民終8152號

  案例編寫人: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 陸文波,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張紅柳


蜂鸟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