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勞動爭議中電子證據的判斷

日期:2021-09-28    作者:金銘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案情】

  2014年12月,張某作為駐外銷售工程師入職某科技公司,并與該公司簽訂了為期3年的勞動合同(至2017年12月)。張某的月工資標準為4500元。某科技公司向張某支付工資至2017年8月31日,并為張某繳納了2015年5月以來的各項社會保險。2016年3月14日,張某在去為公司客戶送貨并洽談業務時發生交通事故受傷,于當日住院治療直至2016年3月29日出院,后被認定為工傷,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九級。2017年9月13日,某科技公司以張某不能勝任工作,經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仍不能勝任工作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2018年1月7日,張某又收到該單位對其發來的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并出具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復印件)、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加以佐證。

  【分歧】

  本案中,對于某科技公司與張某之間勞動關系解除原因的認定,存在以下兩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雙方勞動關系因合同到期而自然終止,某科技公司無需向張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張某實際出勤至2017年8月31日,之后未再提供勞動,雙方勞動關系于2017年12月21日合同到期自然終止。由于張某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某科技公司與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故不應支持張某關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的請求。

  第二種觀點認為,雙方勞動關系因某科技公司存在違法解除行為而解除,某科技公司應當向張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張某2017年9月22日收到某科技公司電子郵箱發來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jpg格式文件,載明某科技公司以張某不能勝任工作為由,于2017年9月13日解除雙方勞動關系。上述公司電子郵箱與某科技公司所主張的聯系郵箱后綴及公司網址均相吻合,應當認定該電子郵件的真實性。某科技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解除勞動合同的合法依據,其行為構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本案是由勞動關系解除所引發的爭議,雙方就勞動關系的解除原因各執一詞,某科技公司是否向張某的電子郵箱發送過解除勞動合同的通知成為案件審理的關鍵。張某主張存在上述電子郵件發送的事實,則張某應當就其主張承擔舉證責任。能夠認定該事實存在的,某科技公司應就上述電子郵件中所載明的張某不能勝任工作而解除勞動合同提交充分證據予以證明,否則須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不利后果。

  張某提交的電子郵件屬于電子數據,其對該電子數據進行了公證并提交了公證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九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在沒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情況下,法院應當確認其真實性。因此,在確認該電子郵件真實性的基礎上,依據張某提交的向其發送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的電子郵箱后綴與某科技公司主張的聯系郵箱后綴相同、與某科技公司網址亦相吻合兩方面事實,應當確認該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系某科技公司發送給張某的。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四十四條,因用人單位作出的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的勞動爭議,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本案的請求均圍繞用人單位解除與勞動者的勞動合同的合法性而展開,符合本條的規定。在確認某科技公司確實向張某發送過解除勞動合同通知后,應由某科技公司就其所主張的張某無法勝任工作承擔舉證責任。對于無法勝任工作一項,某科技公司應當就張某不能勝任工作,以及因其不能勝任工作而對其進行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之后仍不能勝任工作的事實提交證據予以證明,而某科技公司未能提交相應證據予以證明,應認定屬單方違法解除勞動合同,須向張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作者單位: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蜂鸟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