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簽訂借款協議騙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如何定性

日期:2021-09-28    作者:趙志強 焦文彥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案情】

丁某虛構經銷電動車、需要資金周轉等事由,許諾給付月息一分五的利息,于2015年8月7日、2016年8月20日、2017年1月14日分別與田某夫婦簽訂借款協議,向田某夫婦借款共計45萬元。后將所借的45萬元用于歸還其他債務,或購買股票等高風險投資。自2016年5月9日至2017年12月15日,被告人丁某分13次給付田某夫婦7.65萬元利息后,下欠37.35萬元,經田某夫婦多次催要未歸還,且與田某夫婦避而不見。

【分歧】

丁某通過簽訂借款協議騙取他人財物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第一種意見認為,丁某虛構其經銷電動車需要資金周轉為由,許諾給付月息一分五的利息,在沒有履行能力的情況下,分三次向田某夫婦借款45萬元,并將所借的45萬元用于歸還其債務、進行高風險投資及其他花費,支付7.65萬元利息后失去聯系的行為,屬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丁某向田某夫婦的三次借款均簽訂了借款合同,合同對借款金額、利息進行了明確約定,丁某亦按照約定償還了利息7.65萬元。丁某的行為是在簽訂履行民間借貸合同過程中的犯罪,從表現形式及實際履行合同情況來看,丁某是合同詐騙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司法實踐中區分詐騙罪與合同詐騙罪應該注意的問題。第一,不能簡單以有無合同為標準來區分合同詐騙罪與詐騙罪。合同詐騙罪的“合同”是指被行為人利用,以騙取他人財物、擾亂市場秩序的合同。它是刑法意義上的合同,是以財產為內容的、體現了合同當事人之間財產關系的財產合同。第二,不能簡單以“簽訂合同+騙取財物”為標準來判斷構成合同詐騙罪。而應當考察行為人騙取財物與合同本身的內在聯系,只有行為人獲取財物是基于合同,才能認定為合同詐騙罪;如果行為人雖然與被害人簽訂了合同,但最終獲得財物與該合同并沒有直接的聯系,則不宜認定為合同詐騙罪。

(二)合同詐騙罪的本質是被害人基于合同陷入錯誤認識而交付財物。所謂基于合同,是指通過合同的虛假簽訂、履行使得相對方陷入錯誤認識,從而交付財物,實現其非法占有目的。該合同的簽訂、履行行為是導致被害人陷入認識錯誤而作出財產處理的主要原因。利用合同即是其詐騙行為的關鍵。如果行為人也采用了合同的形式,但是被害人之所以陷入錯誤認識并非主要基于合同的簽訂、履行,而是合同以外的因素使其陷入了錯誤認識而交付財物的,應認定為詐騙罪。本案中,丁某以經營電動車、需要資金周轉等為由向被害人夫婦借款,雙方簽訂了借款協議,就借款金額、利息、本息支付期限等明確約定。獲取借款后,丁某將部分借款轉借給親戚經營電動車,將部分借款償還其他債務,或用于購買股票。借款期間,丁某按照約定,分13次給付田某夫婦7.65萬元,后再無能力償還,與被害人避而不見。丁某實際是在簽訂、履行民間借貸合同過程中,明知自己外債累累、沒有如約償還借款的能力,卻采取按照約定多次付息,部分履行合同的方式,誘騙被害人繼續與其簽訂、履行民間借貸合同。后在利息也無能力支付的情況下,便與被害人避而不見,對下欠錢款不予償還。從丁某還款次數、數額及時間跨度來看,明顯不符合詐騙犯罪的特征,屬于在履行民間借貸合同過程中發生的合同詐騙犯罪。

(作者單位:河南省民權縣人民法院)

蜂鸟电竞